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08小说网 >> 判官 >> 夜谈

闻时看着他, 既答不出真话也扯不了借口,只能说:“不知道。”

他顿了一会儿,又道:“你不也没睡。”

谢问“嗯”了一声。

“为什么?”闻时问。

“什么?”谢问也许是没听清。

“为什么睡不着。”闻时说。

他明明没发出什么声音, 总不至于把人半夜吵醒。

谢问没有立刻回答。他只是看着闻时, 静了片刻笑了一下说:“明明是我问你, 怎么变成反问我了?”

他垂眸的时候,眼里的光含得很浅,仿佛在眼珠上蒙了一层琉璃镜, 万般情绪都藏在那抹光的后面,会给人一种深情的错觉。

可实际上,他看花看树哪怕看一块石头都是这样的目光。

闻时知道这一点。

只是夜深人静没有旁骛, 他便忽然犯了几分懒,在那样的目光里站了一会儿。

不知谁家树里藏的知了醒早了,拉长调子叫了一声, 远远传来。闻时眨了一下眼,从楼上收回目光。

可乐罐上蒙了一层水雾,凝结成的水珠顺着他的手指往下滑。他捏着罐口, 不知味地喝了一口。

凉意咽下去的时候, 他忽然开口道:“因为你看谁都清清楚楚, 就是从来不提自己。”

这样的话,以前的闻时想过很多次, 但从不曾说。

没有理由、也没有场合。

可能是今晚夜太深了, 错觉太重了, 容易惹人冲动。

楼上很静, 谢问没有说话。

闻时也没再抬头, 看不到他的神情。料想是被这句没头没尾的话弄得有些意外, 不知道该怎么答。

如果是以前的尘不到, 笑笑就过去了。现在的谢问在旁人眼里恐怕也是这样。从古到今,除了换了个名字,一点都没变。

闻时从小看惯了那样的笑,也没指望这句话说出去会有什么后续,今晚,他们两人之间恐怕也就只是这样了。

他又喝了两口冰凉的可乐,捏瘪了罐身,准备丢了回房间。却忽然听见楼上有了脚步声。

没过片刻,脚步声顺着楼梯下来,穿过客厅,停在他身后。

闻时怔了一下转过身,看见谢问在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站了一会儿,最终还是下了庭院的台阶,走到白梅树前。

他应该根本没睡,连衬衫都没脱,只有额前的头发落下一些,显出几分懒散又私人的模样。

闻时拎着饮料罐,看着他在身边停下:“你干嘛下来?”

有风从院中穿过,白梅枝轻晃着。谢问没有看闻时,只是伸出手指扶抵了一下晃动的树枝,然后才开口:“不知道。”

明明是很简单的三个字,却莫名夹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闻时心里倏然动了一下。

“怎么会不知道。”他说。

庭院里安静了一会儿,才响起谢问的声音:“我也不是什么都清清楚楚。”

这依然是他们以前不会发生的对话,以至于某些错觉更深了一点。

“所以你呢,为什么大半夜站在这里看树?”谢问这才转头看向他,“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想沈老爷子了?”他瞥了一眼面前的白梅,字与字间轻轻停顿了一下。也许所指的并不只是沈桥一个人,而是想说故人。

闻时不知道怎么答,索性跳过了问题:“我没有不高兴。”

“那你这里一直皱着?”谢问曲着食指,用关节点了点自己的眉心。

闻时:“习惯。”

他嘴上这么说,眉眼却下意识放松下来。铝罐里的冰饮还有一些,他却没喝,手指懒洋洋地转着湿漉漉的罐口,余光看到谢问抬头朝月亮望了一眼。

以前的松云山,夜色总是很漂亮。月色丰盈的时候,满山松林都像裹了一层银霜。月亮弯细的时候,朗星便落满了山顶。

但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看过——并肩而立,在没人开口的安静中,抬头望一眼天。

闻时想起周煦发来的信息,忽然开口问道:“你小时候什么样?”

这个问题毫无征兆,谢问是真的愣了一下。

也可能是因为从来没有人会这么问他,亲徒们没那胆子,也不会有这种好奇的想法。毕竟在他们眼里,师父好像生来就应该是宽袍大袖,仙气渺渺的模样。

至于其他人……连他的脸都没有见过,又哪来的机会说这些话。

就连闻时以前也没有问过,因为知道对于对方而言,小时候意味着他还没有走上后来的路,那时候应该生活在某个地方,有父母亲人,有尘世牵绊。

那真的是太私人的事,师徒间关系再亲也不会触及。

但今天,闻时却忽然想试一下,尽管很可能得不到什么答案。

谢问果然没有开口。

他只是从天边收回目光,看向闻时的时候神情有一瞬间很复杂。只是那个眼神稍纵即逝,当他转开目光看向远处某个虚点时,表情已经恢复了沉静的常态。

这样的沉默应该是在意料之中的,但闻时还是有一丝微妙的失望。

他正想说“当我没问”,或是直接换个话题,就听见谢问开口道:“时间太久,你不提,我都记不太清了。”

他没问闻时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就好像他都知道一样。

“我小时候……”谢问停了许久,嗓音在夜色下温沉又模糊,“锦衣玉食没受过什么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

闻时愣了一下。

谢问松散在额边的发丝在夜风里扫过眼睛,他眯了一下,转头看向闻时:“怎么这副表情,很意外么?”

确实很意外。不过这份意外可能更多源自于他没想到谢问真的会回答。

听到锦衣玉食那几个字的时候,他脑中居然有了画面。曾经宽袍大袖,抱臂倚在白梅树边的人如果褪下后来百十年披裹的风露寒霜,确实有几分公子哥的模样。

如果再小一些,回到少年时,应该也是芝兰玉树的。

闻时想着那些画面,嘴上却说:“就没点优点么?”

这话要是由亲徒来问,那真是大逆不道。但谢问只是挑了一下眉,说:“也有,常给人散钱,念书还算不错,但是——”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判官最新章节 - 判官全文阅读 - 判官txt下载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判官 2008小说网

猜你喜欢:想飞升就谈恋爱阿娇今天投胎了吗我欲为后快穿之打脸狂魔重返一晚倾心修仙与男主为敌魔君食肆媚宠纨绔天医求退人间界公子他霁月光风猎人——花间清源一仙难求[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佞臣凌霄天才神医宠妃窈窕世无双幽灵境师兄卷土重来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丛林生活物语凰权至上:凤栖吾就是不去死贫僧徒儿你自寻死路
完本推荐:武神空间全文阅读若尔全文阅读带着庄园养娃致富全文阅读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穿书]全文阅读夏梦狂诗曲III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好命全文阅读天官全文阅读我继承着遗产怀念亡夫全文阅读挚野全文阅读极品明君全文阅读[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全文阅读桓容全文阅读逆流纯真年代全文阅读邪风曲全文阅读仙界走私大鳄全文阅读谨然记全文阅读覆手繁华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综]身为唐门弟子,这些是什么鬼?全文阅读染江山(都市异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触碰不及梦超脑太监妖魔哪里走华年时代众神世界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左道倾天永恒圣帝觅仙道第九星门大医凌然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大佬又在装萌新了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天启之门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前方高能他以时间为名纨绔天医娇嗔快穿女神逆袭之旅随身英雄杀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君临极品飞仙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绝对臣服[足球].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仙魔编辑器安太太每天都在被套路

判官最新章节手机版 - 判官全文阅读手机版 - 判官txt下载手机版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判官 2008小说网移动版 - 2008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