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08小说网 >> 判官 >> 画像

业障就是一个人身上背负的罪孽。有先天的,也有后天的。但不管先天后天,像谢问这样的,都是世间少见。

不愧是害父害母、害人害己的天煞命……

夏樵看到闻时闭着眼,喉结很轻地动了一下。他眉宇间萦绕着某种情绪,稍纵即逝,大概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怔忪片刻,夏樵才明白,闻时一闪而过的情绪,应该是一种浅淡的难过。或者叫……悲悯,他在沈桥眼里也看到过。

这些做判官的,见到世上的一些人,总会露出几分这样的情绪。

闻时嘴唇又动了一下。

夏樵下意识问:“你说什么?”

闻时睁开眼,目光依然落在花园中,过了片刻才终于开口。他说:“我饿了。”

夏樵:“?”

夏樵:“???”

不是,悲悯呢?

说着正事呢,怎么突然就饿了???

夏樵满头问号。

他傻了半天,终于想起常人灵相上缠绕的黑雾,又想起闻时昨天吃的东西,醍醐灌顶。

“他身上黑雾很多吗?”夏樵试探着问。

“你说呢。”闻时异常平静……然后舔了一下唇角。

草。

这哪是租客,这是来了个外卖吧。

怔愣间,外卖按了门铃。

夏樵迟疑片刻,还是过去开了门。

四月的凌晨,寒凉气依然很重。那个叫谢问的男人又偏头闷咳了几声,这才转过脸来。病气也盖不住天生的好皮相。

“不好意思,今天风有点大。早知道还是该多穿一点。”他说。

可能是因为这人害父害母的名声太响,夏樵莫名有点怕他,下意识缩了缩。也忘了礼貌和答话。

倒是闻时朝他手肘扫了一眼,那里明明搭着一件黑色外套。于是半点不客气地说:“带着外套不穿,你不冷谁冷?”

谢问大概没想到进门会是这个待遇,愣了一下。

他低头自我扫量一番,抬起搭着黑衣的手:“你说这个?”

闻时没吭声。

他抬起头的时候,眼睛已经弯了起来,脾气很好地解释道:“这不是我的,颜色太沉了,也不是我喜欢的样式。”

闻时面无表情,心说谁管你喜不喜欢,跟你那业障明明挺搭的,然后依然不吭声。

这种情况下,瞎了心的人才感觉不出气氛有问题。识时务的,可能打声招呼就走了。但谢问是个奇人。

闻时没给好脸的态度,似乎很让他感兴趣。

他眸光微动,在闷咳间打量了一番,依然是笑着问:“你是夏樵么?”

隔着电话,他还十分礼貌地叫着“夏樵先生”。这会当着面,不知为什么又把那些都省了。

闻时动了动唇,咸咸蹦出俩字:“你猜。”

这俩莫名就对峙上了,偏偏还隔着一小段距离,远程嗞火花。

夹在中间的弱势个体被火花崩了一脸,忍不住插话道:“那个……不好意思,我才是夏樵。”

谢问这才从闻时身上移开视线。

他看向夏樵的时候,也打量了一番,不知在斟酌什么。片刻才点点头:“我猜也是你。那他是?”

夏樵心说他是我爷爷的祖宗,但嘴上还是老老实实道:“我哥哥。”

谢问“哦”了一声,点点头:“我得罪过他么?还是你哥哥本来就挺凶的?”

也许是离得近,他便懒得费劲,声音轻低不少,但又问得很认真。

闻时:“……”

夏樵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只能干笑一声说:“他今天起早了,心情不太好。”

其实这会儿的闻时确实反常,

他以前也就顺嘴堵人两句,更多时候心里想想就算了。这么明摆着的针对还是第一次,但这不能怪他,还是谢问的错。

明明还不认识,闻时对谢问已经有了相当复杂的情绪——

一方面他追踪惠姑追到了西屏园,在弄清事实前,很难对西屏园的主人有什么好感。

可另一方面,他看到谢问就开始饿。

当你饿极的时候,有人往你面前摆了一桌美食,然后竖个牌子叫“有毒,就不给你吃”,你烦不烦?

闻时现在就这个状态。

他蹙着眉,盯着谢问看了一会儿,终于受不了这诡异又微妙的对峙,扭头走了。

夏樵有点担心,叫了他一声:“闻哥你干嘛去?”

闻时头也不回地进了厨房,硬邦邦地说:“找吃的。”

厨房非常干净,案台上没什么东西。闻时挨个开了一遍柜子,看到了油盐酱醋以及生大米。他又打开冰箱,从上到下顺了一遍,饭菜没兴趣,其他不认识。他强忍着脾气,随便挑了个盒子。

听到谢问往客厅那边去了,他才从厨房里出来。

于是夏樵一回头,就看到某位祖宗倚着厨房门,叼着他昨晚拆封的巧克力百醇,凉飕飕地看着这边。

不知道为什么,这场景就很神奇。

“你今年多大了?”谢问忽然开口。

他明明是来看房子的,却只是囫囵一扫,反倒对聊天更有兴趣。夏樵亦步亦趋跟着,答道:“18了。”

“哦,看着挺小的。”

是想说我矮吧……夏樵腹诽。

他胆子小,跟谢问离得近点就会不安,于是三步一回头,巴巴地希望闻时能过来救场,哪怕是怼呢。

偏偏闻时装瞎。

“那你……”谢问也跟着朝闻时看了一眼,话语间的停顿像故意省略的形容词,“哥哥呢?他多大了?”

夏樵怀疑他省略的是“凶巴巴”之类的字眼,正要开口编个答案:“跟我差不多——”

就听背后远远传来四个字:“关你屁事。”

谢问笑起来。

夏樵这才想起来,沈桥以前说过,不要随意跟陌生人说自己的年纪,保不齐碰上个厉害角色。

幸好,他说得并不具体。而且这个谢问……也不是什么厉害角色。

传言说,判官里面,张家一脉能人辈出,本家也好、外姓旁支也好,都是同辈中的佼佼者。唯独两条线是败笔,其一就是昨天来祭拜的张碧灵,其二就是被划了名的谢问。

哪怕就是这两个败笔,也有区别。

张碧灵一家据说资质一般体质弱,所以能力有限,但即便这样,也排在闻时这脉上面。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判官最新章节 - 判官全文阅读 - 判官txt下载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判官 2008小说网

猜你喜欢:想飞升就谈恋爱阿娇今天投胎了吗我欲为后快穿之打脸狂魔重返一晚倾心修仙与男主为敌魔君食肆媚宠纨绔天医求退人间界公子他霁月光风猎人——花间清源一仙难求[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天才神医宠妃窈窕世无双幽灵境师兄卷土重来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穿书)我真不是女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丛林生活物语凰权至上:凤栖吾就是不去死徒儿你自寻死路
完本推荐:星际食人花修仙指南全文阅读帝火全文阅读藏心术全文阅读君为下全文阅读史上最强师兄全文阅读宝玉奋斗记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穿越魔皇武尊全文阅读苍穹龙骑全文阅读如果你是菟丝花全文阅读独立电影人全文阅读凤霸天下之医妃无双全文阅读锦绣书全文阅读纯阳全文阅读逆袭[星际]全文阅读我不爱你了全文阅读飘洋过海中国船全文阅读总裁的极品妻全文阅读刹那星光全文阅读秦宁的奋斗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触碰不及梦超脑太监妖魔哪里走华年时代众神世界带着空间重生八零了左道倾天永恒圣帝觅仙道第九星门大医凌然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天启之门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前方高能他以时间为名纨绔天医娇嗔快穿女神逆袭之旅随身英雄杀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君临极品飞仙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绝对臣服[足球].我挺好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仙魔编辑器安太太每天都在被套路

判官最新章节手机版 - 判官全文阅读手机版 - 判官txt下载手机版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判官 2008小说网移动版 - 2008小说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