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008小说网 >> 判官 >> 矛盾

没人教。

闻时话都到嘴边了,却没有开口,因为他感觉谢问不太高兴。

他下意识朝门外看了一眼——

卷轴门半挡着,视野范围有限,除了斜对面商店破败晦暗的门,再没有其他,自然无法知道谢问来这之前碰到过什么。

闻时皱着眉纳闷道:“谁招惹你了么?”

谢问有一瞬间的怔愣。

他似乎没料到闻时会是这种反应,扶着卷轴门的动作顿了一下。

店里的白炽灯太过苍白,照得他眼珠深黑,却蒙着一层薄薄的光。他在光里沉默站着,良久才乍然回神。

他偏开头笑叹了一口气,可能太轻了,笑意未及眼底,转瞬就没了痕迹。

“没谁。”谢问放下抬门的手,站直了身体,“刚才去的那家店香薰太难闻,刚好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

他侧身让开路,又说:“看完了没?看完了就出来吧,别妨碍老人家关门。”

卷轴门外拴着的白棉线松落在地,闻时看了他一会儿,这才把线收回来。

他一边往手指上缠绕,一边往门外走。

老太太发白的眼珠一眨不眨地盯着。闻时前脚刚出门,她后脚就抓起一只生锈的铁钩,把卷帘门钩下来。

“为什么关门?”谢问说。

老太太动作顿住。她下意识朝身后某处扫了一眼,用梦呓似的嗓音说:“不能开,不能开。他不卖好东西,不能开。”

说完,她抓着铁钩,步履拖沓地走了。

每走一步,铁钩都会杵在地上,发出“当”地一声响。声音又尖又脆,像凿在脑子上。

不远处有人轻呼一声。

闻时回过头,看到周煦和夏樵一前一后杵在那。

周煦似乎特别受不了这种金属凿地的声音,搓着鸡皮疙瘩在那“嘶哈”跳脚。夏樵就在旁边,盯贼一样盯着他。

“你们过来干什么?”闻时问。

“这路就你能走,我不行?”周煦像个扑着翅膀的鹅,当场就啄回来。

夏樵告状道:“哥,他非要跟着你,我就看看他想干嘛。”

周煦:“谁跟着他了?我在里面闷久了,出来透透气,有问题吗?”

夏樵惊呆了:“你在这种地方还要透气啊?那你早上起来晨跑吗?”

周煦:“我——”

周煦:“……操。”

可能是因为周煦年纪略小一点,夏樵在他面前气势还行,压制谈不上,但能五五开。

闻时看他们在那扎着毛互啄,目光朝远处抬了一下。

他们身后,一边是对面横穿过来的直廊,一边是弧形的回廊。中间那一圈都是黑漆漆的,没有店铺开门。

闻时看着那条晦暗的廊线,忽然反应过来,谢问刚刚就是从那边转过来的……哪来的香薰难闻的店铺?

他终于意识到,谢问刚才的不高兴,可能真的只是因为他一个人往半封闭的空间里钻。

这就让人有些意外了,因为他们其实还没熟到那个份上。

***

老太太拄着尖钩走远了,谢问不远不近地跟着她。

闻时看着他的背影,皱了一下眉,大步流星赶过去。

“干嘛这么急?”谢问朝后面黑洞洞长廊看了一眼,“你不会怕黑吧?”

滚。

闻时心说。

他抿着唇没吭声,只是放缓脚步,同谢问一起跟在老太太身后。

走了一会儿,他才开口道:“我进那家店的时候,就已经把棉线勾在门外了。”

他依然蹙着眉心,因为觉得向人解释这种事有点……离奇。

笼内的封闭空间很危险,人多还好,如果只有一个人,很可能会让自己长久地被困其中。这点他当然知道。所以他早早留了后手,并不是冒冒失失往里闯。

谢问“哦”了一声。

他神色与平时无异,好像已经把之前的不高兴抛诸脑后。

他没再多说什么,闻时自然也不会补充。两人沉默着往前走,带着一种微妙的僵持感。

周煦和夏樵没什么脑子,但敏感。他们感觉到了莫名紧绷的气氛,没敢跟得太近,就那么隔着五六米缀在后面。

那两个人不说话,他们也莫名不敢出声。

整条回廊都陷在沉寂中,只有尖钩杵地的声音缓慢、拖沓地响着。

过了好一会儿,闻时忽然开口,嗓音在夜色下显得低而清淡。

他说:“我是不是以前认识你?”

谢问步子一顿,半垂的眸子极轻地抬了一下。

“为什么这么说?”他转脸看过来。

“没什么。”闻时答道,“突然想到就问了。”

谢问点点头。

他目光落在远处的某个虚空点上,过了片刻,才笑了一下对闻时说:“不认识,不然多少会留点印象吧?”

这话其实不无道理,除了最早时候的一些事、一些人闻时想不起来,别的他都清清楚楚。

而他忘记的那些人……早就不在了。

旁边忽然响起笨重的拖拽声,闻时转头看过去。

老太太来到了自家店门口,从店里拖出一个厚重的皮椅来。

那皮椅长得奇怪,乍一看像办公用的,底座却是个厚疙瘩,连个滚轮都没有,拽都拽不动。

它在地上留下锈蚀的拖痕,棕红色,慢慢渗出一股难闻的气味。

那味道并不浓,若有似无,却让人很不舒服,就连闻时绷住了脸。

后面跟过来的“周大小姐”更是直接“呕”了一声,退开好几步,步步都踩在夏樵脚上。踩得夏樵脸都绿了,一把推开他。

“什么玩意儿啊这是。”周煦骂骂咧咧。

闻时头也没回,低声道:“血。”

泡过又沤了很久的血。

周煦:“呕——”

看着最虚弱矜贵的谢问,居然是最适应的那个。他脸色一点没变,也没屏住呼吸,好像对这种场面司空见惯了。

老太太把座椅推到店外,抵在黑暗的墙角里,然后蹒跚地走回来。嘴里反复嘟哝着几句话。

她经过的时候,闻时低头分辨了一下,听到她说:“快到我了,快到我了,马上就到我了……”

什么意思?

什么叫到她了?

是指……像之前那个胖店主一样关店消失么?

闻时走到墙角,那个被丢弃的座椅就静静地靠在那。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后面更精彩!

判官最新章节 - 判官全文阅读 - 判官txt下载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判官 2008小说网

猜你喜欢:想飞升就谈恋爱阿娇今天投胎了吗重返君且莫言一晚倾心魔君食肆媚宠纨绔天医求退人间界公子他霁月光风猎人——花间清源一仙难求[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天才神医宠妃窈窕世无双幽灵境师兄卷土重来魔妃倾天:傲娇神帝盛世宠(穿书)我真不是女主引诱反派的正确方法丛林生活物语凰权至上:凤栖吾就是不去死贫僧相府美人徒儿你自寻死路
完本推荐:每次都死在男主怀里[穿书]全文阅读夏梦狂诗曲III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好命全文阅读天官全文阅读挚野全文阅读徒儿你自寻死路全文阅读[火影]重生在终焉之谷后全文阅读神木挠不尽全文阅读桓容全文阅读张三丰异界游全文阅读邪风曲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三万行情书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剑三]一只黄叽鸣翠柳全文阅读亲我一口长命百岁全文阅读林深终有路全文阅读受益妃浅:腹黑世子痴傻妃全文阅读凰权全文阅读染江山(都市异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触碰不及梦超脑太监妖魔哪里走华年时代众神世界永恒圣帝觅仙道第九星门大医凌然十万个氪金的理由大佬又在装萌新了原来夫人才是最强大佬伏天氏天启之门从精神病院走出的强者前方高能他以时间为名一见你我就想结婚纨绔天医娇嗔龙飞凤仵随身英雄杀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君临极品飞仙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我挺好晋太太总想离婚嗑CP仙魔编辑器安太太每天都在被套路

判官最新章节手机版 - 判官全文阅读手机版 - 判官txt下载手机版 - 木苏里的全部小说 - 判官 2008小说网移动版 - 2008小说网手机站